【叶蓝】中意你哦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14:30

#副黄沐,王喻,避雷



黄少天想追苏沐橙,并固执说这是光学现象。
     
我像太阳乎?会发光乎?新染的头发自然乎?
        
吾日三省,被他拿去烦住一个寝室的喻文州,因为其人太过靠谱,以至于方圆一层楼的直男或非直男出了问题都来找他。
       
喻文州最近追到了隔壁老王,看什么都在发光。尤其他的室友,一头刚染的金发,和颜值完美地契合在一起,看起来像天生似的,气质提升了好几个档次,脸却更具少年感了。在高中,他们也是同班,喻文州仿佛重回了那片操场,站上了那个升旗台,看到了那位双眼不一却仍旧沉静瞻仰着国旗的帅哥。喻文州心情更好了,于是他答道:
      
少天,你正像太阳一样发着光。你的头发很自然,女神一定会注意到你,但要想更近一步,先去支开叶修吧,否则他就像个黑洞一样,会吸收你的光。
       
而且——喻文州欲言又止,手边打开交友APP,点进其中一个头像。
      
非直男手机里的交友APP呀,总叫人升起微妙的猜想。一下能看清头像是叶修,底下对象的说明却得凑近来看,别说,他一个直系学弟好像很符合要求,黄少天知道该给他找什么男朋友了。
       
      
那蓝河与叶修的第一次见面,黄少天在且只有他在场。
        
订好了座位,包间,看见那两人相互打量的眼神,忽然把自己的直男身份突显了出来。喻文州就是这么打量王杰希的,但黄少天只会用这种眼神看苏沐橙。我很直,他想,不免又对自己在做的事情狐疑起来。放着大好的女神不去追,却在给两个长得还不错的青年拉皮条,自己还顶了一张要不是室友已脱单就很容易被误会的脸,别人以为我要弯然后传谣给了女神咋办。
       
黄少天沉浸在某种八字还没一撇里,忽视了噼里啪啦的电火花在闪现,终于能支开叶修的兴奋感一过去,尴尬在桌边荡悠了起来。学弟啊,他滔滔的声音夹杂着滔滔的遁意,学长想起喻文州叫我帮他买东西,得先走,你跟这叫叶修的先吃着增进着啊。
       
去吧皮卡。先答话的是叶修。自从黄少天染了金发,朋友圈里几乎人手一颗精灵球,专在他出没的时候把图贴出。
       
蓝河抿住了笑,还把脸面转了过去藏着,完全不笑不给新认识的学长面子,笑太明显又不给老学长的面子,做学弟是很辛苦的,尤其是他这种会考虑他人心情的学弟。
       
不过黄少天还是靠了一声,以示为啥要在学弟面前摧垮我光辉形象的不满。
      
他是光,有他在就好像有最大白天下的光明涌入,待他走后,包间才成了真的密闭空间,棉花糖般翻滚着桌边的气氛,目送完学长离开的蓝河竟不知下一筷子动什么好,只得放了下来。
       
叶修跟着放了,似乎心思也早不在这些菜上。他下那个交友APP,完全是苏沐橙说想知道学校哪些人是同类可以用这个方法,第一次下载点开了忘记关上,回头已在最难搞的喻文州那暴露了形迹。
       
暴露就暴露,没想到还被操心起这事来。本来想拒绝的叶修看到了黄少天发来的照片,因为不知做何用发给的就是高中时的旧照,逗留每个人青春的那片操场,有张和这种不发大头P图的行为一样干净的脸孔,他把脸上的汗水擦去,脚前一打未开封塑料外膜的矿泉水。
       
这世上有人在为一半是冷冰冰一半是火热的奋斗目标擦着汗,就有人为如何更好地协助他人而累得满头大汗吧。
        
叶修想见见这个已成为青年的照片里的人,概括起来也可以是“很好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他在桌边的眼神没有收敛,自带一股学霸学长的优良气质,两人好比转基因与杂交天然,却因非直男这一身份而同源着。
        
好嘛,恋爱总是可以谈的。要开启这场对话,非年长的人来不可。介绍黄少天已帮着做了,于是他直接开口问最想知道的部分,顺带开发了新的称呼,小蓝你好,小蓝你是怎么被介绍来的。
        
“老实说吧,我是看中了你的照片才来的,在以前这种饭局我都是拒绝,倒也不是完全看了少天的面子。”
       
“咦,那我好荣幸啊,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饭局呢。”蓝河跟他心照不宣,把“相亲”意化为“这种饭局”,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情感交流都不能算相亲,虽然他俩是真想好好地以结婚为目的来考察对方。
       
“学长跟我介绍,有个朋友很适合我,还问了我的生辰八字,把我的跟你的在网上配比,算出的指数据说是爆了棚,他有数据的支持,怂恿我无论如何都要与你相见。”
      
一旦开口,蓝河就不比看上去局促,大大方方地有话直说。这一点让叶修迟来地看到,心想那小子问我的八字原来是这个,被朋友妻王杰希同化得相当快啊,有眼光,没乱点鸳鸯谱,满意地把话接了下去。
        
“少天话挺多的吧?”
      
“……有时候还好,我跟他说上话的机会其实也不多。”
       
“那有什么爱好吗?”
       
“我吗?”
       
“少天的爱好我差不多知道。”
       
叶修这么说,倒是没避嫌,就黄少天那个喜欢聊天的个性,别人不知道他的爱好是什么也能被他从耳朵灌输了。
       
蓝河“哦”,把身子朝向他侧了过来,“那有个游戏叫荣耀,我就爱打这个。其他也就没有了,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够,没特地培养什么。”
        
一提到荣耀,蓝河就像提及花坛里新开的什么花,饭店中新上桌的什么食物,透出了充满生命力又持续绽放的感觉。
       
如果跟他谈恋爱,大概也会是这种感觉吧。叶修不免有这种预想,像个特地到花坛赏花的游人般凑上前去,把座位换开,绕过大半圈空荡荡的靠椅抵达过去,又不坐下,由后罩上他的接收范围说,“正巧,我也有个爱好是打这个,别的也是再没有了。”
      
蓝河的眼底透出光来,刚才被忽然靠近得来的局促也淡化到了表情的一边,但仍只略微侧过脖颈,用单边的耳廓接收道,“真的吗,你玩的是什么?”
       
“战斗法师。你呢?”
      
“……我玩剑客。”蓝河泄气了,似乎在为职业却不合拍而感到不凑巧,尽管也都是近战,仍不像学长说得那么爆棚,下一秒又听见叶修说“没事”,“其他我还有不吃芹菜,以前上高中借住在表姐的家,就被她给同化的。”
       
蓝河眼前一亮,打气的轮胎又补上了,“我也不吃,这个就一样了。”
       
叶修觉得他一惊一乍的样子有点可爱,很诚恳,还是和那些花株一样有生命力,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其他的方面肯定还有,我们可以慢慢了解。”
        
“所以,我们好像还真挺合拍的?”花束迎着光,把橄榄枝朝他抻来。
       
叶修一把抓住,“是吧,那要约会吗?看不看电影?”
       
“好啊好啊。”蓝河正好有想看的新片。对彼此的初印象都这么好,反倒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这个人一定是有缺点的,那就得靠后续的相处来发现。
       
因为摘下啊,是会损伤花茎的,要想带走得连同枝干下的泥土一起捧着,连他的缺点也了解并一同爱上。
      
     
支开了叶修的黄少天,在苏沐橙的宿舍底下被阿姨拦住,路遇戴妍琦奋勇要帮她拎采购的口袋,捎带着上去一小会。
      
阿姨原则性够强把他pass掉,而戴妍琦也语重心长地直摇起头,学长,我自己能拎的,但是沐橙姐已经不在这里啦,要暑假了,教授带着她去大自然作生物调查。
      
哪里的大自然?会不会有危险?黄少天以芈姝“哪儿来的遗诏”的语气焦急道。
      
戴妍琦被拉在宿舍底下不能走,手倒是压酸了,卸下来靠在小腿肚上,“不远不危险,就是新校区后面的那座山上,据称校区里的自来水都是从那座山上引下的,纯天然无污染,你知道学姐是搞微生物研究的吧,他们是去采集水质样本。”
      
“没有熊?”
      
“……没有。”
      
“也没有老虎?”
         
“别净问保护动物。”
        
戴妍琦有些怒了,学动物学最不喜听见有人没有珍稀动物的常识。她分辨得出,黄少天这可不是因为沉浸在某种恋爱脑中而智商忽然下线,本身他就没这些概念。应用物理那两个高颜值学长啊,黑白双煞,一个爱动脑一个爱动手,动脑的手就不太行,动手的脑也缺了一根。不是说少天傻乎乎的,而是大部分时候,他都有些脱线,让人觉得这人可爱的层面上。说到底颜值是真的高,谁都不忍心责怪他平时话说得太多而把脑子耗缺氧了点儿。苏沐橙也说过他可爱,做个安静美男子的时候。
        
咦,黄少天安静了。他忽然摸住下巴,做出一副沉吟的脸,又因为眼睛太亮,跟总是如沐春风的喻文州有区别,更类似于夏天的风,变得像是喻文州跟不知在想什么的王杰希的结合体。
       
戴妍琦觉得诡异,要拎起购物袋离开了。黄少天喊住她,再次问你一个人真的能拎走吗。宿管阿姨目光如炬,最终还是黄少天目送她上去,那个背影也很纤细,让他想起了第一次目送苏沐橙上楼的傍晚。
       
他掏出手机给叶修打了电话。
       
走出电影院,外面的天色已近昏暗。商业大楼的屏幕窗口仍在唱跳,一会儿是韩国男星一会儿是欧美女星。两种不同的跳舞风格,撩的是不同的人群。大部分人都在街上往家的方向赶,牵着狗的就可能是出门遛狗回家靠狗的人,云朵卷起大片旧书黄页边角的那种粗粝,好像能降下数以万计的提线牵引着大家。
       
叶修接起黄少天电话的时候,正摸出一只烟盒,这是他暴露的第一个缺点。
        
那句“介不介意我抽烟”的询问尚未问出,少天的大嗓门先从话筒涌了出来,没开免提,蓝河见叶修把话筒拿远了些,“叶修叶修叶修,你们去年是去哪里的大自然取材?是新校区的后山吗?有生猛动物和带毒的蛇吗?本校学生去观摩有没有这个允许?可以拍照吗?全程尾随吗?”
        
“没有毒蛇,你可以放心,去年关于那座山上蛇目的统计是我做的。”叶修挑重点的讲,眉头无奈起来,怕对方没听见又要噼里啪啦重问而把话筒拉了回来,“去观摩是可以的,但要得到内部人员也就是参与硕士生的引见,换句话说,你自己去找苏沐橙吧。”
       
“喂!你那不是你导师最得意的门生么,只要你这边跟上面通报一声……”
      
叶修嘟的一声,切得比分手彻底。
       
黄少天又打来,他按掉后以搓出伏龙翔天的手速给对方设了个不接设定,揣回兜里,顺带摸出了那只兜里的打火机。
       
“介意我抽烟吗?”续接回去,叶修既在问这个场景,又在问未来的许多个场景。如果介意,那他们今天相聚甚欢的局面就没什么意义了。在那个时候他对蓝河的喜欢,还不至于到放弃烟的地步。尽管后来蓝河也没非要他放弃,但不高兴一下叶修也能没头脑似的扔下烟来保证能控制好吸烟率。
       
那个时候他们都要成老头子了,不玩战斗法师,也不玩什么剑客。住对面楼的王杰希也不再玩魔道学者,但不高兴还是习惯了在家里直接对喻文州进行暗器攻击。住他们楼下的苏沐橙没有醋了就跑上来系着围裙借,但因为老王家的醋不知为什么总是要酸一些就老是把黄少天酸得直跳。年过半百了,他还是能像年轻时一样,有什么就直接表现出来。虽然那时候他还是话多,但苏沐橙觉得他仍是不变的这一点最好,被自己做的汤酸到还要说好喝的样子,坦率又可爱。
      
有关于抽烟,蓝河说不上深恶痛绝,闻了也不会头晕,在那时反倒有些想看叶修的这一面。
        
一经他授意,叶修就把烟卷点了起来,衔在嘴皮上,往街道的尽头飘去。这下有更多的人是在朝家的方向走了,天幕在一通电话的功夫沉了下来,一些人敢在这个时间遛狗,看来是真不必靠狗了。
      
叶修的烟罩在他的面孔上,让蓝河侧目又相当小心地不露痕迹,记住了那张颗粒下、游刃有余的脸。奇怪的是,天色变得朦胧,烟气模糊了表情,却还是又深又漫长地记忆住了。一件事需得付出努力,才因为不舍得放弃努力而拼命记下,那张脸太难看透,一路上才让蓝河拼命去挥散,反而在乍一下的灯光里揭去了影影绰绰的外衣吧。
      
但到底也不是那么难看透,比如他选的电影对方没一看就睡着,还津津有味地谈论剧情;衣服都是怎样舒适怎样穿,气质是天然混搭衣品上却不是,总会有人把他们在各自的圈子看作直男代表,以单身狗的名义隐藏至今;最后是朋友不多但都很重要,男朋友至今没交过。
       
叶修抽着烟把蓝河送回宿舍楼,大四和研二的距离是一整片山头般的宿舍,小道上传来热水器运作的声音,还有泡面味。
      
一些人选择洗洗睡,一些人非得要吃宵夜,一些人在建立新的人情,每段都在这小道上留下了一撇。
        
往前几步,那儿的路灯坏掉,树影可以把人们遮掩起来。叶修说,我可以亲你一下吗。天时地利人和,不利用一下实在过意不去。
      
蓝河说,我亲你啊。这里是他每天下自习回来走的小道,背后就是他无数次进出的宿舍楼,黑暗中,人的轮廓有种迷离的美,让人不去介意表象的不足,也不在意自己的外表在这个当下是否合适,像长出了另一副样貌,只专注在想要传达和触碰的事件中。
       
“你亲过人吗?”叶修质疑他和自己差不多的恋爱史。
      
蓝河雷霆万钧地亲了过去,然后说,“亲过了,刚才么。”
       
可爱啊——叶修笑出了声,就把他搂过来更深入地亲了一下。刚才抽的烟,还涤荡在口唇周围,作为催化剂还是嫌隙剂得看被亲家伙的心态。蓝河没觉得自己在抗拒,所以感到这个恋爱能谈下去。
       
        
fin.      


评论(4)
热度(137)

田园犬

©田园犬
Powered by LOFTER